高级搜索
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热门关键字:  威信贴吧  威信贴吧  威信贴吧  威信贴吧  威信贴吧
当前位置 :| 主页>文化旅游>

《扎西会议》第三章

来源:威信县政府网 作者:曾令云 时间:2016-09-29 Tag:扎西会议   点击:

浓雾弥漫的重庆,直到午后,才从灰蒙蒙的天空洒下昏昏沉沉的阳光。

军用机场的停机坪上,戒备森严,到处都是持枪荷弹的宪兵,密密层层,把手持各色小三角旗的人群拦在后面。刘湘、郭勋棋、廖泽等川军头领全身披挂,站在显著位置,翘首以盼蒋介石的到来。这时,随着飞机马达的阵阵轰鸣,中正号破开云雾出现在军用机场的上空。执勤的士兵精神为之一振,更为笔直地站在那儿,人群也开始了骚动。刘湘等人强抑着内心的激动和喜悦,仰望着中正号飞机徐徐降落。飞机在跑道上滑行了几百米后,速度开始减慢,并向停机坪缓缓靠近。几个士兵飞快地将舷梯推到中正号前。飞机舱门打开了,蒋介石和宋美龄挽着臂,情意绵绵地出现在舷梯上,刘湘等人迫不及待地迎上前去。

乐队奏起迎宾曲,欢迎的人群挥动彩旗,喊着口号,由于没有专人指挥,显得有些零乱。蒋介石满面春风,宋美龄微露笑靥,挥手致意,缓步走下舷梯。陈诚、陈布雷等侍从,拉开一定距离,尾随其后。

刘湘急步上前,一个立正,敬礼道:

“委座、夫人,辛苦了。”

蒋介石也快步上前,握住刘湘的手,没有说话,意味深长地看着刘湘,像欣赏自己的爱犬。刘湘诚惶诚恐,声音都有些颤抖地 蒋介石这才笑了,说道:

“甫澄仁兄,土城阻击战,川军表现得极为出色,你手下的郭勋祺、廖泽、章安平很能打仗、很能打仗啊。”

刘湘奉承道:

“全仗委座用兵如神,刘湘无非严格执行委座的命令。”

蒋介石显得非常得意,连连点头,说道:

“消除内乱,上下理当同仇敌忾。”

说话间,刘湘将蒋介石领到郭勋棋等人面前一一作了介绍。蒋介石显得很兴奋,对两人褒奖有加。几人受宠若惊,连连表示,愿为蒋介石肝脑涂地。

长长的车队,在欢迎人群的喧腾声中和在宪兵的严加防卫之下,驶出机场。

山城重庆的夜晚是可人的,宛如繁星的灯火,层层迭迭,美不胜收。赢陵江上,小火轮响着悠长的汽笛,逆水而上。船尾的波浪击碎了一江灯火。泊在江边的木船点着油灯,星星点点,奔波了一天,又累又饿的渔民,盘腿坐在船舱里,才狼吞虎咽地吃糠嚼菜。

重庆警备司令部,今天晚上显得特别热闹。灯火辉煌的礼堂挤满了达官显贵、社会名流和各类交际花。人们三五成群,或高谈阔论,或窃窃私语。那些浓妆艳抹、妖里妖气的交际花到处挤眉弄跟,卖弄风情。
在一阵欢快的乐曲声中,司仪小姐一摇三摆地走上授勋台,嗲声嗲气地宣布道:

“女士们、先生们,授勋仪式现在开始,全体肃立。”

蒋介石挽着宋美龄洋洋自得地走上授勋台,陈布雷、陈诚、刘湘、勋祺紧跟其后,立于台侧,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

礼仪小姐端着摆满熠熠耀眼勋章的盘子,款款走上,庄重地站在一旁。司仪小姐故意做作地走到台前,仍嗲声嗲气地宣布道:

“请讨逆第三路军总指挥、军官训练团副团长陈诚将军宣布蒋委员长的命令。”

陈诚严肃且矜特地走到台中,宣布道:

“讨逆第五路军、教导模范师第七旅和第九旅,在土城阻击战中击溃共军两师四团,击毙共军近六千人,战功显赫。委员长命令:受予讨逆第五路军总指挥刘湘将军,模范教导师师长、第七旅旅长廖泽,第九旅旅长章安平,青天白日勋章。”

在一片掌声、欢呼声中,蒋介石挥手走向刘湘等人。他从礼仪小姐的盘中,慢悠悠地拿起勋章,一一为刘湘等人佩戴在胸前。郭勋祺、廖泽、章安平感激涕零,眼睛里闪动着泪光。陈诚待蒋介石授勋完毕,又宣布道:

“请委员长训示。”

蒋介石昂首走至台前,滔滔不绝地说道:

“我这次为讨逆之事,专程率陈诚将军、布雷先生到川黔两省。今天到重庆,看到川省在甫澄兄的治理下大为改观,心情特别愉快。这次共军北窜,在土城青杠坡遭到重创,甫澄兄又立了大功,这是国之幸事,民之幸事,本人不胜欣慰,故特地和陈诚将军、布雷先生从贵阳赶来,亲自为几位有功的司令、师长和旅长授勋。”将介石说到这里,眼睛里闪烁着凶光,恶狠狠地又说道:“共军从江西流窜川黔,一路惊民扰政,是我心腹之患,一日不除,我便食不甘味卧难入眠。现在,共军遭此惨败,已溃不成军,早成惊弓之鸟,现在溃逃于川滇黔三省交界的深山峡谷之中。切望甫澄兄,坚决执行中央民国政府的命令,精诚团结,一举将共军的残兵败将全歼于川滇黔边境地区,以除我心头之患!”

阴霾低垂的天空,飘洒着零零星星的雪花,蜿蜒起伏的山峦中,绵延数十里的红军队伍如同一条有气无力的蟒蛇,缓缓地移动着。行进的队伍中,三军团司令部炊事班的老班长王绍春背着大行军锅,他一手拄着棍子,一手捂着肚子,步履极为沉重地走着,他脸色苍白,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几次都差点倒在地上,但他都死死地咬着牙齿顶住了。又要爬一座山坳,王绍春挣扎着往上拼命地蹿了几下,还是没有爬上去,终于跌倒在地,一股黑色的脓血带着腥臭的气味,从他捂着肚子的手指缝中渗出。跟在王绍春旁边的是一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小战士,见状,他飞快地跑过来,惊恐不安地拉着王绍春的衣角,用浓浓的江西土话撕心裂肺地叫着:

“表叔,表叔……”

王绍春好半天才慢慢地睁开眼睛。他说不出话来,却吃力地伸出一支手来,抚摸着小战士的头,嘴角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他憧憬着革命胜利后的未来,对小战士充满了希望。小战士更是拼命地哭喊着,拽着王绍春背上的行军锅,他要拼命把时时处处呵护他、照顾他、体贴他的表叔扶起来,但无济于事,只有凄厉的哭声在阴沉沉的山谷中回响。行军的战士们围了过来,七脚八手把王绍春抬到避风的地方躺下。有人大呼小叫地喊着卫生员,有人忙着把王绍春的行军锅取下来。少顷,卫生员气喘吁吁地跑来了,当她撕开王绍春的衣服,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溃烂的腹部有鸡蛋大小一个洞,王绍春用一块烂布塞着。卫生员将它轻轻取掉,夹着脓的黑血便涌了出来,他的肠子有很大一截已经发黑、腐烂,粪便都流进了腹腔。在场的红军指战员,惨不忍睹,黯然泪下。卫生员慢慢地站起来,悲咽地说道:

“他,已经牺牲了……”

战士们默默地把王绍春安埋在山坳处的一棵松树下,用刺刀在松树干上清晰地刻上“红军第三军团司令部炊事班班长王绍春之墓”字样。战土们肃穆地取下帽子,对着老班长刚刚垒起的坟墓深深地三鞠躬。

山风呜咽着,卷着漫天的雪花,扑打在老班长的坟头上,天地亦为之动情。

极其虚弱的贺子珍,在吴秀云的搀扶下几乎是一步一停地走着,她的身子浮肿得很厉害,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行军的艰辛,那种痛苦是可想而知的。在崎岖的山路上,她不停地向前后张望,她在寻找毛泽东。尽管她望跟欲穿,漫漫行军路上,她哪里去找生死相许的亲人?吴秀云的心似乎也在伴着贺子珍不停地颤抖,作为女人,她理解同情贺子珍。此时此刻,贺子珍是多么需要毛泽东在身边啊,那怕只看她一眼都会给她无穷的力量。吴秀云不好说什么,只是心痛地问道:

“大姐,我给你把担架叫来。”

贺子珍一听,便莫名其妙地对吴秀云发火道:

最新评论共有 1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