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搜索
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热门关键字:  威信贴吧  威信贴吧  威信贴吧  威信贴吧  威信贴吧
当前位置 :| 主页>文化旅游>

《扎西会议》第一章

来源:威信县政府网 作者:曾令云 时间:2008-07-20 Tag:扎西会议   点击:

黔西北.连锦不断的大山,云遮雾绕,北风刮过,更加阴沉昏暗,三丈之外,不辨牛马。被雪凌覆整的山路,弯弯曲曲,显得异常艰险。

红一方面军,长蛇般队伍,逶迤行进,前后无法照应,相距上百里。寒风卷着飞雪,扑打在他们身上,撩起他们单薄的衣襟,钻进胸膛。此时的红军指战员,完全凭着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信念,忍饥受冻,一步步跋涉在争取民族解放的荆棘遍野、虎狼成群的羊肠小道上。

对红军进行缩编,放掉包袱,轻装上阵,中央曾在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提出过,并作了必要的研究讨论,但未形成任何决议。因为,国民党反动派不允许红军有充裕的时间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

蒋介石带着宋美龄、陈诚、陈布雷,以督师为名,飞临贵阳,并亲自下令黔军少将师长柏辉章,在红军进入遵义的第二天,率部从南向北扑来。蒋介石如此这般后还不甘心,当他得知共产党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是在柏家公馆召开时,气得灵魂出窍,专门命令黔军统帅王家烈带着他的手令,直接去见柏辉章。胆小如鼠且先天不足的王家烈不敢怠慢,星夜赶到息峰,将手令交给柏辉章,并再三嘱托道:

“柏师长,委座对侯之担没有能阻止红军进入贵州,已经非常生气,几次都想兴师问罪,只是碍于多事之秋,进入贵州的红军还得我们去追剿。现在,我王家烈还没有完全落得一个兔死狗烹的下场。哎,说得太多了,柏师长,你先打开委员长的手令看看。”

柏辉章拆开牛皮信封的封口,拿出蒋介石的手令,但见直格宣纸上,毛笔字清晰地写道:

辉章兄:共军残部从湖南流窜到通道,进入贵州,纵横几千里,大有破竹之势,乌江之战,俱之担更是闻风丧胆、抱头鼠窜。我已命令参谋团司令贺国光,缉拿败军之将侯之担,在重灰就地正法,以谢国人。侯之担的失职,使溃不成军的共军得以进入遵义,井占据柏家公馆,举行会议,商讨以国民为敌、阴谋推翻政府之决策,此乃奇耻大辱矣。为使共军在黔无立锥之地,命令你速率部进攻遵义,二十日前务必收回失地,挽回黔军之声誉,全歼共军于黔西北,不得有误!

此令

中正即日

王家烈待柏辉章看后,便道:

“柏师长,委员长的手令,一言九鼎,并反复嘱托我,要亲手交给你,可见委员长意味深长,用心良苦。辉章啊,黔军命运如何,你我弟兄命运如何,完全系于柏师长一身了。”

此时的柏辉章,像一条饿得呲呲抓抓的公狼,他的眼睛闪动着凶残的绿光,全身都在激烈地娟抖,他声嘶力竭地咆哮道:

我柏辉章和共产党不共戴天,我还听从公馆里逃出来的家人说,我柏家的祖宗脾位,都让共产党当柴烧了,我和他们势不两立!”

“柏师长不愧为血性男人,我回贵阳,一定将柏师长效忠党国的义举,如实禀告委员长。”

柏辉章如丧考妣,当天就调兵遣将,以十倍的仇恨、百倍的疯狂在刀靶水袭击了第三军团第五师。

情况十分危急,第三军团于是便向中央军委发了急电,周恩来和朱德看完电报,周恩来便斩钉截铁地说道:

“朱老总,政治局扩大会议刚刚开始,几个重大的问题还没有研究讨论,红军何去何从的战略方向需要确定。所以,开好政治局扩大会议,是拯救革命、拯救红军的关键。我的意见,立刻叫彭德怀同志退出会议,回第三军团司令部指挥。”

“周政委,我同意你的意见。我去通知彭德怀同志。”朱德说完欲走,周恩来叫住他:

“朱老总,为了不影响开会.我叫宋参谋进去,请彭德怀同志出来。”

走廊上,周恩来将电报递过去,彭德怀看后.便明白了周恩来和朱德的用意,便坦诚而爽直地说道:

“周总政委、朱老总,有什么吩咐,就说吧。”

“德怀同志,你现在就立即回司令部指挥。政治局扩大会议,你就无法参加了。请你相信,我和朱老总一定能体现你的意志,表达全体红军的呼声。”

朱德接过周恩来的话,继续说道:

“德怀同志,这次阻击,重点放在刀靶水企图往南窜的敌人方面,只要赢得三五天时间,就可以保证扩大会议的顺利进行,就可以保证中央的安全。”

彭德怀的双眼闪动着坚毅的光芒,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说:

“周政委、朱老总,我完全明白了,我彭德怀就是拼上老命,一定保证扩大会议的正常进行和中央的安全。”

“德怀,政治局扩大会议的精神,我会单独向你传达。”周恩来说着,伸过手去,将彭德怀的右手紧紧地握住。

彭德怀没有辜负周恩来和朱德的厚望,他竭尽全力,将柏辉章阻击在刀靶水整整三天,待中央和红军主力安全地离开了遵义,他才巧妙地指挥红三军团撤离战斗,转身向西北而去。穷凶极恶的柏辉章,带着打得精疲力尽几天都设有过上烟瘾的黔军蔫塌塌地进入遵义城时,除了见到使他心惊胆颤的革命标语外,连个红军的影子都没有看见,遵义城早巳是人去楼空。正因为如此,遵义会议不可能有时间、有机会研究讨论缩编红军、丢掉包袱的问题。军委直属纵队三梯团,又只能在万般无奈之中,以极大的忍耐,用鲜血和生命作代价,继续挑起了运输革命财富的重担。

军委直属纵队二、三梯团的战士们,勿忙离开瑞金时,只穿着一双布鞋,抬着偌大的铁箱、木柜,在满是荆棘的羊肠小道上走了近三个月,鞋子早已破烂不堪。这些战士,他们几乎来自农村,都会编织草鞋,但是,一路行军打仗,很难找到机会,即使有空隙,战土们如牛负重地走了一天,到了宿营地,躺在地上,就累得爬不起来。不少战土,没有鞋子,打着赤脚,实在受不了,用破布和草把脚包起来,用绳子捆住,但是,走不了几里地就散了。黔西北的冬天非常寒冷,被大雪覆盖的山峦,狂风过后便结成厚厚的冰。有的战土,脚被冰凌划破了,钻心地疼,鲜血流出来,一滴又一滴留在雪地上就像有人沿途洒下血染的花瓣,成了后面战士行军的路标,此情此景叫人黯然泪下。有一个大箱子,里面装着从苏联进来的印刷机,生铁铸造的,足有千斤。从瑞金出来,十六个人抬着它,走到遵义,已经换了好几茬人。据说,湘江血战时,死了将近三十人才把它抬过江来。现在,它已不是生铁铸就,而是红军的血肉凝成。

从遵义出发时,三梯团长曾将运输印刷机的任务交给一营二连,当连长罗三旺把全连集合在一起听候命令时,三梯团长周靖惊呆了,近二百人的二连,这时不足四十人。他大声地吼道:

“罗三旺!”

“到。”罗三旺走出队列,立正站在周靖的面前。

“罗三旺,我问你;二连原有多少人?”

“报告梯团长,一百五十四人。”

“现在还有多少人?”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