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搜索
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热门关键字:  威信贴吧  威信贴吧  威信贴吧  威信贴吧  威信贴吧
当前位置 :| 主页>文化旅游>

《扎西会议》——引子

来源: 作者:曾令云 时间:2008-07-20 Tag:扎西会议   点击:

一九三五年一月。

时值隆冬,朔风卷着漫天飞雪,搅得周天寒彻,遵义城到处艨艨胧胧的,叫人辨不清方向。夜深了,狂暴的凌风,更像饿得呲呲抓抓的野狼,悲怆地呼号着,欲吞噬所有的生命。

火盆里的本炭,只剩下指头般大小的几块,星星点火,散发着微弱的余热,屋里的温度开始下降,人们有些坐立不安了。周恩来叫过工作人员,凄近他的耳朵,悄声地说道:

“会议现在还结束不了,你把火盆拍出去,再加上点木炭,把火烧得更旺些。”

工作人员应声,叫上两个战士,把三个火盆端到门外。

会议开得异常艰难,交锋亦异常激烈,虽不是战场,但室内刀光剑影、硝烟弥漫。周恩来刚作过两次发言,对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给红军带来的损失,已主动地承担了责任,检查厂自己的错误;同时还要求中央把他从领导岗位上撤下来,让他在今后的革命征程中将功补过。周恩来更为可贵的贡献,是在红军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始终站在毛泽东、张闻天一边,毫不留情地抨击了博古、李德的左惯机会主义路线,从而得到朱德、陈云、彭德怀、王稼祥等同志的谅解和支持。他们被周恩来严于解剖自己、坦坦荡荡、光明磊落的品格所折服,都希望周恩来继续担当起拯救国家和民族的重担。

火盆端进来了,熊熊的火焰,映着与会者的脸庞,红彤彤的,显得格外振奋。惟有博古,李德和凯丰,由于过分激动,在木炭炽热的烘烤下,都有些胀红。这时,凯丰要求发言,周恩来委婉地制止了。他说:

“中央在遵义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很成功,特别在重大的军事问题上统一了思想。同时,在政治上也提出了一些带有根本性的问题,大家发表了很好的意见,是中国革命转危为安的一个起点。当然.很多问题还需要我们统一思想,作出决断。但是,目前的形势很紧张,不可能让我们继续在遵义呆下去。三军团在刀靶水遭黔军柏辉章的袭击,情势危急,我已经请军团长彭德怀同志赶到懒板凳指挥作战,如果南边防线被突破,中央将受到严重的威胁。所以,今天晚上,我们的会议无论如何要作出几条相应的决议。”

周恩来的话音刚落,毛泽东、张闻天、朱德和陈云都表示同意。博古一言不发,心事重重。而凯丰、李德都表现得浮躁不安,他们不等后补委员王稼祥、刘少奇和邓发把话讲完,凯丰就急匆匆地打断别人的发言,针对毛泽东的观点,说道:

“我不同意毛泽东同志的意见,坚决反对他把矛头指向第三国际……”

周恩来有些反感凯丰的浮躁和偏执,急忙制止道:

“凯丰同志,我们的会议已开了三天,形势和时间都不允许你长篇大论了。毛泽东同志的发言,除了博古、李德和你还有不同意见外,得到了绝大多数政治局委员的认同。根据党的组织原则,你可以保留你的看法,但行动上必须和中央保持一致。实践证明,毛泽东同志的军事思想是正确的,战略战术上他对红军的指挥也是正确的。我提议,毛泽东同志应该回到指挥野战军的领导岗位上来,请中央考虑。”

张闻天早有这个打算,周恩来的话音刚落,便接上道:

“我认为,红军目前处在最困难、最艰险的时候,只有毛泽东能应付这个局面,我完全同意周恩来同志的提议,毛泽东有能力指挥整个红军。”

李德侧过头去问伍修权,周恩来和张闻天说了些什么?伍修权如实作了翻译。听后,他马上激动起来,用俄语继续说道:“谁都知道,只会钻山沟的毛泽东,最多只读了点孙子兵法,怎么能领导无产阶级的红军,又怎么能指挥现代战争?”

张闻天听懂了李德的发言,很不客气地用俄语反唇相讥道:

“李德同志,你仅仅是列席会议,没有发言权,更没有指责毛泽东和反对周恩来提议的权力,希望你冷静些。”

李德站起来激动地申辩道:

“我是共产国际派来的,是斯大林同志派来的。你……”

处于劣势的博古担心李德把事情闹大,忙拉他坐下,并用俄语说道:

“李德同志,你要冷静,革命不是义气之争,它将经受历史的检验。”

李德盯着博古,好大一会儿才不情愿地坐下。

最新评论共有 1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